韩德勤材料图

  无界新闻时事评论员 十年砍柴

  秋初,更是江浙美丽的时节。天上蔚蓝宽阔,洪泽湖水波不兴,大运河已无百年老前的喧嚣。置身于洋河镇的街道社区,能随处觉得到白酒文化的原素,两根街道白酒路、梦都路及其街道社区两侧的工程建筑和户外广告牌,在告知外地人的游人,它是一座因洋河酒厂而昌盛的小镇。

  事 实上,大部分我们中国人了解这一古鎮亦是由于洋河酒的名气。殊不知,当地以外非常少许多人了解,这一古鎮还问世了俩位大将叔侄——民国曾任江苏现任主席韩德勤和他 的堂叔、幸亥革命元勋韩恢。洋河镇的关键地区——米市街,有一处稍显破旧宅院,典型性的江浙传统民居,2013年被政府部门古物管理方法单位资格证书为韩德勤故宅。

  做为抗战名将,韩德勤的身名比不上李宗仁、白崇禧、张自忠、薛岳甚至小辈孙立人、廖耀湘诸人赫赫有名。并且因为他在与陈毅领导干部的新四军对战中大败并被俘虏,在内地官方网史籍中远期被叙述为一个丑角、弱者而衬托陈毅、粟裕等新四军名将的勇敢。

  我觉得韩德勤在抗战史上最该大书一笔的是:在南京沦陷,国民党一直西迁到重庆市的艰辛时光里,他在离南京市靠近的苏北地区坚持不懈抗日战争,应对日本鬼子、伪军的威胁利诱,一直忠诚重庆市国民党和蒋介石,挺来到抗日战争胜利。

  淮泗自古以来多将士

  洋 河镇原属泗阳县,之后划入为宿迁市市区所管。它处于微山湖和洪泽湖中间,大西北间距徐州市、西南间距淮安市都会100公里上下。苏北地区河网满布、湖水诸多,淮 河从西向东流过,大运河沟通交流南北方。铁路线盛行后,南北方主动脉津浦线(天津市至南京浦口)和物品主动脉陇海线在这里交汇处。因其位于南北方能冲,且一马平川,自古以来为四战之 地,兵家必争。中国历史上众多决策皇朝盛衰的重特大战争,即产生在这方面农田上。这般地形地貌塑造出这个地方多慷慨悲歌、侠义强悍之人。

  西楚霸王项羽是问世于这个地方最知名的英雄人物,他击败章邯、王离统率的秦兵主要,对秦代的覆亡具有了决策的功效。殊不知在与同是江浙同乡的汉高祖刘邦角逐河山中不成功,宁可处斩而死,而不愿过江见江东父老。这类刚直顽强自古以来让一代代人悼念赞美,也危害着这个地方角色的气场。

  韩德勤1892年出世在洋河镇,父亲是一位有书生名利的私塾先生,在本地设馆授徒很多年,那样的家中让韩德勤奠定了非常好的国学经典根基。而他的堂叔韩恢只是年老他五岁,虽为叔侄,实则青少年朋友韩德勤受那位年纪相仿的堂叔危害巨大。

  韩 恢1908年报名参加清代的新军,那时候各省市新军的农村基层士兵是改革的主要。在新军内,韩恢和几个苏皖籍辛亥元老级赵声、柏文蔚、冷遹变成朋友,并添加同盟会。此后 他变成孙中山、黄兴等辛亥领导者的忠诚跟随者。1911年初春,他远赴广州市报名参加“黄花岗起义”,为“敢死队电影”组员,农民起义不成功后维护黄兴杀出重围3。“武昌区起 义”后,驻守南京变成秣陵的新军启动农民起义回应,韩恢在城里机构敢死队电影占领了清代的牢房,并在雨花台与农民起义新军聚集,退守扬州。后再任农民起义敢死队电影大队长, 于12月2日光复南京市。

  1913年,因宋教仁被刺不幸身亡,孙中山启动“二次革命”,不成功后孙、黄逃亡日本国,而韩恢留到中国,约集改革男同志以谋再度起兵,被举荐为讨袁军江北区司令,于8月18日启动南通市农民起义,不成功后迫不得已逃亡日本国。

  袁 世凯修复帝制后。韩恢又奉孙中山之命,返回上海市,任讨袁军第三军师长。1917年孙中山设大元帅府于广州,提前准备北伐,任职韩恢为江苏省招讨使。1922年, 他被江苏省督军齐燮元密令上海市淞沪检察厅局长徐国诱捕,解送南京市,同一年10月15日,被残害于南京市这座他参加光复的大城市,年仅32岁。孙中山知道消息后十分忧伤, 追授其为陆军上将。

  韩德勤早前基本上是反复其堂叔的人生道路。1909年,16岁的韩德勤考上建在南京市的江苏海军中小学。那时清王朝 在各省市创建了海军中小学、武备学堂等新型国防教育体系,塑造农村基层军人。民国多名关键军政角色都是有就读海军中小学的亲身经历。如白崇禧于1907年、李宗仁于 1908年考上广西省海军中小学。在江苏省海军中小学,韩德勤和涟水县的江浙老乡顾祝同变成同学们,并结为一生的患难之交。武昌起义后,海军中小学停办,和我顾祝同结 伴报名参加革命军北伐先遣队。1912年南北议和取得成功,清代逊位,海军中小学复课,他又和顾祝同道别短暂性的军旅生涯回校再次课业。从江苏省海军小学升初中后,他 和顾祝同等海军中小学全体人员大学毕业生升上湖北省海军第二预备军官院校攻读。而后升上到保定军校学习培训。由此可见韩德勤在青少年儿童阶段接纳了详细而系统软件的国防文化教育。

  保定军校可称之为黄埔军官学校的“母”校,民国时期一大批关键军政人员大学毕业或曾就读该学校,如蒋介石、张群、白崇禧、陈诚、熊式辉、刘峙、顾祝同、薛岳这些。黄埔军官学校开设时,院校的管理人员和一大批军训教官都源于保定军校。

  1918 年韩德勤从保定市军校毕业后,派发到川军任下属军人,逐渐升为副团长,那时候的旅长是今后变成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元帅的刘伯承。刘伯承是除顾祝同外,对韩德勤人生道路有重 要危害的第二位同年龄人。1925年韩德勤在四川军阀国共内战中受伤,返回洋河镇养病,这时他现有渐隐军界的念头。老弟们顾祝同早在1920年远赴桂林市投靠孙中 山,1922年结交了保定军校的师哥蒋介石,变成蒋一生倚重的心腹。顾在国民党军队的初期亲身经历使他之后的影响力一直超出韩德勤,并变成韩在军界的帮衬者和保 护人。

  人生得意的顾祝同2次寄信招唤韩德勤去广州,韩犹豫不定,而那时已经上海市的刘伯承获知后,约韩德勤去上海碰面,力劝他去广州找出路,并赠予川资200元。

  在 俩位朋友的劝导下,韩德勤总算作出人生道路最重要的一次挑选,南进改革的本营广州市。顾祝同带他拜会江苏省老乡和保定市同学们钱大钧、王柏龄等——这些人早已在国 民党部队里边混得绘声绘色。没多久,韩添加国民政府。1927年冬,顾祝同晋升第九军师长,韩德勤跟随顾祝同任军副司令。 而后,他一直是顾祝同的得力助手,追随顾祝同和中央红军战斗。直到全面抗战暴发。

  宿迁市决战惊天地

  1937 今年初韩德勤是西安市行营政策研究室局长,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任第三战区副司令兼副司令。南京保卫战将要拉响前的1937年10月,韩德勤随顾祝同返回江苏省,肩负护卫 桑梓的重担。南京市陷落后,顾祝同任第三战区司令首长兼江苏现任主席、五大军区民族委员会负责人、五大军区党建联合会委员会、第24方面军司令等职。韩德勤则出任第24 方面军副总司令兼89军师长。——89军此后变成韩德勤最重要的资产。

  1947年一月至五月,中国部队和日本鬼子进行了徐州会战。因为 顾祝同身任第三战区司令,事实上第24方面军具体实施者是韩德勤,他并在1947年五月代理商了江苏省现任主席。徐州会战前所未有激烈,日本鬼子华东派遣军南下,意 欲与主阵地的华北地区派遣军大会师,单职业中国部队。韩德勤指挥者的军队当担了阻拦日本鬼子南下的重任。彼此在阜宁、南通市、如皋市、东台等地进行大战。白崇禧之后在回忆 中点评道:“五五大军区于徐州会战时,韩德勤为江苏现任主席兼第二十四方面军司令,享有江浙、皖东以致大运河及其通海道路(南通市—海州)之最北端,且迭次向津浦路 南侧游击队,缓解我第五战区之非常威协,于台儿庄之获胜有间接性之奉献。”

  徐州会战完毕后,随后便是武汉会战。日本鬼子尽管攻占了徐州市, 但韩德勤的军队还享有战斗能力,遍布在江浙众多农田上,时刻还击日本鬼子,接应武汉会战中国军主要。日本鬼子从11月7日刚开始,从徐州市和皖北的固镇考虑,对江浙韩德 勤所部开展围剿。在其中12月20日拉响的宿迁市争夺战(别称宿城争夺战),能用惊天地泣鬼神来描述。

  那时候驻扎宿迁市的是国民党89军33师198团,198旅长刘振璜是宿迁市刘圩人,黄埔军官学校第三期学员。

  1938 年11月20日早上,日本鬼子的以步兵团、骑兵队、工兵、炮兵约3000余名,在6多架、12辆重型坦克、30几辆车小车的相互配合下,沿宿(迁)睢(宁)道路东犯宿迁市。 日本国先以陆军空袭县里,下午步兵团先头部队到达地区耿车乡。21日晨,日本鬼子炮兵集中化火力点向宿城强击,飞机场也狂轰乱炸,骑兵队、步兵团、重型坦克一齐派出,分兵四路直 逼县里。另一路日本鬼子沿宿(迁)支(河口) 大路东进至龙虎和坝以西陶陵一带,直取大西北圩门,对宿迁市县里产生包围圈。198团守军沒有重武器反击,光凭工事恪守,增援又很长时间未至,全团总算惜败,刘振璜 与副团长吴绍文另外放弃。而驻守在宿迁市的另一支由两淮盐警中队改写的游击队纵队第三总队亦报名参加了争夺战,总队长胡文臣阵亡。宿迁市县里失陷。

  六载江浙游击战

  因为江浙是南京市北边天然屏障,非常是汪精卫南京创建伪政权后,江浙是日伪军想全方位肃清流毒的重中之重用兵之道地域。这一地域由四股阵营,即日本鬼子、汪伪军、韩德勤领导干部的国民政府能量和中国共产党领导干部的新四军。处于那样繁杂形势中,韩德勤和他的属下遭受的工作压力显而易见。

  作 为重庆市国民党任职的鲁苏五大军区副司令员、江苏现任主席,韩德勤从法理学上说,应该是江苏省全镜军政最大长官,殊不知其政令出不来国统区。应对强劲的日伪军事实力,韩 德勤能够做的,便是运用江浙水乡古镇的自然地理标准和他在故乡的声望,开展游击战,借机严厉打击对手,最大限度储存自身的能量。1939年初《申报》报导:“苏省失陷 区抗日战争考试成绩,近据统计,以徐州市各县市为最好,计长期性制约日本鬼子一师团之军力,分据交通出行关键点六十二处,近三 月来,各县市游击队员与日本鬼子触碰达五十余次,阵营 战十多次,严厉打击日本鬼子巨资围剿五六次,综计日方伤亡数千人,游击队员毁坏津陇两路口及道路廿多次,袭毁日本鬼子列车五次,拔去电杆七十余里……”

  1939 年是韩德勤与他的极其艰辛的一年,按年3月,日本鬼子调遣第21、第五、第21三个师团,大举进攻游击区,并派出飞机场空袭韩德勤军队所驻守的睢宁、宿迁市、沭 阳、淮阴等地。韩德勤和他的省委行政机关差点儿被日本鬼子冲杀杀死。但韩部仍然能把握住一切机遇反击,1939年冬天,曾一度占领被攻占的江都区、高邮县里。

  在 韩德勤部和日本鬼子拼杀之时,新四军派军队悄悄地度过湘江,向江北区发展趋势,因此和韩德勤部造成了矛盾。1940年九月份底,兄弟阋于墙,新四军和韩德勤部暴发了黄桥 对决。新四军军史称作“黄桥大捷”,对韩德勤来讲,当然是“黄桥惨败”。这一仗韩德勤的预算89军用被子击溃一万一千余名。黄桥对决拉响时,驻扎泰兴的日本鬼子 倾巢而出,在黄桥往西5公里的地区,坐下来兴高采烈地看比赛。

  黄桥战役后,主要丧失殆尽的韩德勤境遇更加艰难险阻,日本鬼子更为变大围剿的力 度。江苏省政府驻扎地兴化迅速失守,韩德勤能够操纵的只剩余江阴、阜宁、淮安市、宝应四个县的一部分地域,四面被封禁,子弹无法填补,谷物供奉不了。韩德勤的部 队一直坚持不懈到1944年年末,国民党将89军军部划入鲁苏豫皖边区总公司指挥者,管辖第33师、117师从于江浙迁移到江南地区,划入第三战区编码序列。韩德勤改任第 三五大军区副司令首长,前去驻扎地安徽省,离开江浙。

  浓郁如酒的思乡之情

  日本投降后没多久,国共内战暴发。鲁南、江浙变成了国共部队角逐的重点地区。老蒋此次又器重了韩德勤,任职他为徐州市绥靖公署办公室主任,1948年6月任徐州剿总副司令。

  返回江浙故乡的韩德勤,遇到的是抗日战争时期“磨擦”的老敌人陈毅、粟裕等。国民党大势已去,眼见韩德勤就需要陷在江浙,重蹈覆辙当初被新四军战俘一幕。

  紧要关头也是老弟们顾祝同救了他。那时候顾祝同任外交部参谋总长,韩德勤被调任外交部联勤总部副总司令,领命急运谷物、子弹等物,空投物资徐州市,但终于是离开危险之岛。不然他很可能和黄伯韬、邱清泉、黄维的运势类似。

  败 退到中国台湾的韩德勤才57岁,和我诸多的国民政府高級军人一样,进到到人生道路的垃圾时间。中国台湾他曾任“总督府”发展战略咨询顾问,1952年从部队退伍,事后任“国大代 表”,曾任第一届“国大”第二—6次大会执委现任主席,变成“萬年国大”的一员。1994年8月15日,韩德勤病逝于台北市家里,寿终96岁。先前一年的 80年代,他的老弟们顾祝同过世,再前一年的1986年,他早前的义结金兰、另一位关键领路人刘伯承去世。三人皆得高寿。

  韩德勤可以说 是一位失败的英雄。他的老乡西楚霸王项羽也是一位失败的英雄,但司马迁以怜悯和称赞的心态记叙了西楚霸王项羽的一生,并且将其人生道路传略归到和汉代开国帝王汉高祖刘邦一样的“本 纪”。司马迁能那般赞扬一位曾为开国功臣君王最重要的对手,由此可见在汉朝,大家的中华民族还有重视敌人、重视失败的人的宽宏布局。

  韩德勤那一辈士兵非常高度重视乡谊故乡情,他都不列外。他掌权江苏省时,民俗有句顺囗溜,“要说泗阳县话,就把小盒子挎”。——盒子枪是军人的配置,由此可见他对泗阳县老乡的帮衬。

  晚年时期的韩德勤非常思念家乡的洋河酒。但一弯亚欧,隔住了家乡的青山绿水,也隔住了家乡的佳酿。如酒一样浓郁的思乡之情,对垂暮之年的老年人来讲,能怎样放置呀。

  客居台岛四十载,几次洋河入梦来?

中俄抱团改变国际政治棋局

5月2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并出席在上海举行的“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亚信会议),被舆论场赋以多.....

澳总理“放言”捧日实为...

以钦佩曾经的战争对手杀人“专业”的方式向之示好,即使认为可以搔到安倍的心理痒处,却无论如何也算不上.....

分享中国经验莫陷入误区

李小云中国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举世公认,其中最受关注的应是持续高速经济增长和大范围减少贫困。在上世.....

延长是把双刃剑,都别太任性

本报评论员高路前段时间,交通部说全国收费公路收不抵支严重亏损,一年要亏600多个亿。交通部称这是晒家底.....

雷州副市长为何不把法院...

一些地方政府被异化为“老赖”观察家雷州市政府长时间拖欠工程款,纪检监察机关应当介入处理。广东省湛江.....

像石榴籽那样紧抱在一起

29个无辜平民在昆明被砍杀,二十多个家庭永失所爱!暴恐分子制造的践踏人类道义的又一暴行,激起了全国人.....

强行“挖坟火化”符合哪...

土葬不符合环保理念,执法背离文明规范肆意妄为本报特约评论员傅达林现代文明社会,土葬不符合环保理念,.....

3月3日下午,全国政协会...

3月3日下午,全国政协会议开幕。一早,微博上发生了一件引发关注又颇有意味的事。本报法人微博2日晚上发表.....

谨防以捐赠之名行摊派之实

说是捐赠,却难逃变相摊派的嫌疑。一个看似没有“实权”的单位,都能轻而易举地获得这么多的“捐赠”,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