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曹操南征荆州时,有多达十万的荆州官员和百姓拖家带口跟随刘备逃窜的事情,至今有很多朋友都不解,不但质疑荆州百姓的愚蠢做法,认为曹操南征荆州,刘琮投降,刘备逃窜,荆州百姓仍旧可以过着自己的平凡小日子,没理由要跟着刘备浪迹天涯的啊?同时更是质疑刘备的动机,说刘备是把这些人当挡箭牌了。

那么历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我们先来看刘备在南逃过程中存在的几点疑问,疑问解决了,真相也就出来了。

一来,刘备的驻扎地为何从新野后撤到了樊城?二来,刘琮为何不告诉刘备,他投降曹操了?三来,刘备到底和刘琮说了什么,吓得他竟然都站不起来?四来,为何之前跟随刘琮的官员,后来都要跟着刘备跑?

我们先来看第一点。

我们知道,刘备从袁绍那逃到荆州刘表处以后,曹操并没有放过他,而刘表也预感到曹操南征是早晚的事,于是就派刘备屯驻新野,成为抵抗曹操的第一线。曹操在彻底解决了北方问题之后,遂决定开始南征,派大将夏侯惇和于禁征讨新野的刘备,结果大败。

对此,刘表很是欣慰,准许刘备屯驻沔水北岸的重镇樊城,也就是说,在新野和襄阳之间建立了一定的防御纵深。但随后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曹操震怒于夏侯惇的大败,率大军亲征来了。恰在此时,刘表死了,留下了三大矛盾:刘琦和刘琮的矛盾、荆州蔡氏等大族和刘备的矛盾、战还是降的矛盾。

接着来看第二点。由于刘备是个抗曹死硬派分子,所以在刘表一死之后,立马就和荆州土著势力的理念发生了矛盾,荆州立马分裂为了两大势力,即刘琮派和刘备、刘琦派。刘琦因为立嗣之争,只能是倒向刘备,诸葛亮出于布局的想法,建议他出镇江夏。这也就是刘琮为何不告诉刘备,他已投降了曹操。

再看第三点,刘备路过襄阳时,和城楼上的刘琮到底说了什么,吓得对方半死?

我们来大胆猜测下,刘备说:“你是汉室宗亲,就连汉献帝都被曹操折磨得生不如死,你投降他能有啥好果子吃?”此话一出,刘琮想必定然肝胆俱裂,蔡瑁等人在一旁奸笑不语。

最后看第四点,刘琮身边的官员为何要跟着刘备跑?因为他们压根就不知道刘琮投降曹操的事。

蔡氏等大族策划投降曹操,就连一水之隔的樊城刘备都不知道,这就意味着,不但迎立刘琮是秘密策划的,投降曹操这么大的事情也是一样,只有荆州大族的几个核心人物才知晓。这样一来,我们就好理解为何大批中下层官员,会蜂拥出城逃窜了。

因为大批中下层官员,很多都是流亡北士,他们很多都来自兖州、徐州、豫州等地,曹操在以上三州大肆屠杀名士和屠城的壮举,大家可都是清楚的很。

所以,刘备携民渡江的历史真相就是,根本不存在这件事。怎么说?

刘表死时,蔡氏等大族封锁消息,立刘琮为荆州牧后,拒绝刘备和刘琦前来襄阳吊唁。曹操大军到达宛城后,蔡氏等大族力劝刘琮降曹,刘琮被迫同意,希望曹操出兵打败,至少是打跑刘备,好断了荆州抗曹势力的念想,然后无障碍降曹,并希望曹操在拿下刘备之前,暂时不要公开自己已投降的消息。

曹操对此欣然同意,但消息还是在小范围内泄漏了,这个途径,我们可以大胆猜测为伊籍。此人是荆州上层核心人物之一,且私下早就向刘备表达了依附的想法。

刘备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大吃一惊,为防止腹背受敌,只好放弃樊城,一路向南。樊城的百姓是不需要逃跑的,因为刘备这个抗曹顽固分子已经走了。也就是说,刘备从樊城出发的时候,除了高层家属之外,就是部队,并没有多少樊城百姓跟随。

在途径襄阳的时候,刘备对刘琮说的那番话,普通的荆州官员仍旧一头雾水,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刘琮已经投降了曹操,还以为他是羞愧于夺了大哥刘琦的继承权。他们只知道,刘备放弃了在樊城的防御,那么襄阳也不好守了,既然刘备准备南逃,大家都知道江陵物资粮草充足,为何不随刘备一起,而要在襄阳等着曹操来屠城呢?

至此,我们终于民百,跟随刘备逃跑的群众,其实基本上都只是襄阳城的基层官员和百姓,而樊城的百姓根本就没必要跟着跑。既然如此,哪襄阳的群众也根本不需要渡过沔水,直接从陆地跑就是了,所以说,压根就不存在刘备携民渡江一说。

大批群众打开襄阳城门出逃时,正是刘备趁乱混进城,一举拿下襄阳的良机。

我们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诸葛亮建议拿下襄阳是十拿九稳的事,只需要张飞、赵云、陈到三人带着愣头青刘封,控制住刘琮,墙头草蔡瑁根本就毫无办法,襄阳名将文聘更是羞愧的闭门不出。

可刘备认为,好端端的襄阳城下,突然发生两大刘姓火并,感情上实在太突兀了,转不过这个弯;而且大批襄阳百姓居然抛弃刘琮跟着自己,也极大地感动了他。可他根本不知道蔡瑁已经建议曹操急速追杀自己,所以在当徐庶建议急速南进确保江陵时,刘备完全不以为然,嘴里客气地说:“襄阳百姓既然追随我,我怎能忍心将他们抛下?”

徒留徐庶一声长叹。

“乌镇进程” 迈出坚实一步

“乌镇进程”迈出坚实一步作者:沈逸身处这种变革的年代,身处这样的大时代,一如狄更斯笔下的双城记,如.....

酒乡滋养英雄气 被忽略...

韩德勤资料图无界新闻评论员十年砍柴初秋,正是苏北最美的季节。天空湛蓝如海,洪泽湖水波不兴,大运河已.....

孤胆英雄撑不起反腐“大厦”

来论在柯尊年这样孤胆英雄的身后,是各种躺着的反腐机制在“装睡”。今年六七月间,陕西宁陕县副县长叶庆.....

延长是把双刃剑,都别太任性

本报评论员高路前段时间,交通部说全国收费公路收不抵支严重亏损,一年要亏600多个亿。交通部称这是晒家底.....

从二两包子感受民本之重

习近平28日中午排队买包子的消息见诸媒体,一时成为美谈。“来二两包子”,“北京炒肝,你吃过么?”“以.....

国企改革,既要坚决也不...

国企改革是很严肃的系统工程,切不可受价值观和一些肤浅口号的影响单仁平张维迎教授8日再发文章《为什么国.....

为了禁酒,美国曾随机毒...

为了禁酒,美国耗费人力物力,甚至400公民为此丧命作者:庄帆来源:公众号“冰川思享库”为什么一向标榜自.....

中超的球场丢人丢到国外...

亚泰场地受到球迷吐槽中超球场的草皮为何迟迟得不到改善今年的中超挺酷。首先是拍出5年80亿元,也就是每年.....

微信“清人”清出了什么?

微信“清人”清出了什么?作者:薛世君来源:广州日报很多人试图凭借虚拟社交的无限连接可能,去追逐和维.....